logo logo
Home  •  News  •  Forum  •  Profile  •  Search  •  Register
   查看所有帖子


(1) 2 3 4 ... 30624 »


住院手術記
列車長
註冊日期:
1970-01-01 08:00:00
來自 中壢市
所屬群組:
南方園丁
帖子: 151
等級: 11; EXP: 34
HP : 0 / 258
MP : 50 / 34064
離線
人總是在失去健康之後,才發現健康的可貴。

12/14(103年)早上醒來時,左邊下巴突然間腫大,當時並沒有發燒,也沒有任何疼痛感覺,當時還以

為大概過了幾天就會慢慢消腫,也就一直沒有在意。沒想到到了12/18,下巴腫大好像是持續性的,

不會特別快,也不會特別大,我看情況有點不對勁,早上就到署立桃園醫院掛急診。到了急診部,因

為要先進入檢傷分類,我這個也沒有發燒的病況,反而是最慢處理的,在急診室等了快20分鐘才輪

到我,謢理師先幫我量體溫,再和一位路過的醫師商量,那位醫師看了一下,就要我趕快掛耳鼻喉科

門診。


我立刻到門診部進行預約掛號,因為上午耳鼻喉科已經滿額,只能掛下午,而且還是最後一號。我只

好先回家休息,根據預估時間,下午四點再來醫院。沒想到下午門診輪到我時,醫生一看就要我馬上

住院檢查治療。我立刻聯絡小弟,小弟說可以的話,問問看能不能轉診到台北新光醫院,如果真的要

住院,他在台北也方便照顧我。於是我立刻辦好轉診,然後回家休息,也順便透過網路,順利完成新

光醫院預約掛號。


第二天12/19(103年)一大早,我立刻起床,做好住院的所有準備,像是檢查水電瓦斯、檢查冰箱和桌

上食物、熱水瓶內熱水全部倒出來,再把一些非必要的插頭全部拔除。所有的檢查結束之後再確認一

次,確認完成之後就出門搭車到台北新光醫院。上一次這樣檢查,是和母親在98年12/15一起檢查完

畢之後,才陪著母親出門搭車住進台北榮總,因為我要在台北榮總陪母親兩天到三天,只是沒想到母

親這一次離開家,卻是永遠離開家,再也沒有回家了。


之後走到台一線搭公車到內壢火車站,轉搭台鐵1168次到台北,再轉淡水象山線,也就是現在的信

義線列車到芝山站。信義線是在今年103年的11/15,松山線完工通車之後,就進行淡水新店線分家,

改為淡水象山線和新店松山線。松山線完工通車之後,我才發現我常常搭車到南京東路站,以後不用

在台鐵板橋站或台北站下車,轉搭板南線到忠孝復興站,再轉文湖線到南京東路站,而是直接搭台鐵

列車到松山站,再轉捷運松山線到南京復興站,這樣搭車的方式,至少比以前節省了二十到三十分鐘,

這樣的好處就是完全避開台北火車站的龐大人潮,以及節省在忠孝復興站轉乘的時間。


到了芝山站,小弟也開車趕了過來,立刻接我到新光醫院。到了新光醫院,要進行初診填寫調查,量

身高體重,和個人病史資料填寫等等,然後等了二十分鐘才輪到我看診。先由住院醫師進行初檢,再

由主治醫師問診和病情判斷,才確定我要立刻住院,作一連串的檢查。先由住院醫師從我的下頷抽出

一些分泌物,再辦好住院手續和進入病房。接下來我因為要作檢查,也開始禁食四個小時。我們一般

人做健康檢查時,前一天晚上一定會空腹八小時,空腹是不能吃任何東西,但是可以喝白開水,禁食

就是連水都不能喝。


進入病房時,先由值班護理師講解SOP,像是病患的病服如何更換,病床的床單和枕頭巾則要自己更

換,病房的電話怎麼撥打,櫃子怎麼使用,以及病床和餐桌板如何使用等等,都由一位美麗大方的護

理師詳細講解,我有不懂的問題,她也詳細回答,真的是相當親切。因為住院期間要施打不少藥劑,

所以護理師也預先幫我札入手臂靜脈注射針,之後我就開始一連串的檢查,抽血、照X光、電腦斷層

掃瞄等等共有五項,都是由專人帶領,在各個檢查室之間徘徊或等待,最後還要到牙科門診,但是當

天下午牙科門診人數爆滿,被通知兩個小時之後再來門診。


牙科門診結束之後,我才進入餐廳,把中餐和晚餐一起解決,然後回到病房,開始吃藥和靜脈注射。

靜脈注射總共有四種,消炎藥兩種,抗生素一種,消腫藥一種,全部加起來是將近170CC,再加上生

理食鹽水中和藥性,一次至少190CC是跑不掉的。吃的藥丸只有兩粒,照內容來看也是抗生素和消炎

藥。醫師這樣安排就是要將下頷腫大的情況,先用藥物控制到一定程度,手術時就變得容易一些。打

完靜脈注射之後,我先休息一下。只是沒想到晚上九點鐘還要吃一次藥,幸好小弟考慮到我下午吃飯

時間太早,晚上容易肚子餓,九點多時幫我帶了宵夜,我立刻吃完宵夜,也馬上吃藥。小弟之後就回

家休息,我就先睡了一下,沒想到半夜一點被護理師叫醒打靜脈注射,本來以為一樣又是消炎藥兩種,

抗生素一種,消腫藥一種,外加生理食鹽水,後來才知道靜脈注射有的是6小時打一次,有的是8小時

打一次,一天固定一個時段,是四種都打,之後才是三到四次,分別打不同藥劑。只是這樣一打下來

,液體部份都經由腎臟吸收到膀胱排掉,藥性則經由血液流到下頷,和細菌作戰。


只是這一折騰下來,就無法好好休息睡覺了,宵夜吃的食物原食化原湯,再加上靜脈注射的原液化原

水,全部都聚集在膀胱內,導致我三小時內至少要上三次洗手間排尿和排便。第二天12/20(103年)我

早上六點半就醒來了,趕緊先洗臉刷牙,早餐七點十分送到病房。原來小弟怕我三餐都要到地下一樓

去買回來,非常不方便,昨天就已經先幫我訂好伙食。今天的早餐是蒸蛋和青菜三樣,外加饅頭兩個,

我還拍了照片傳給小弟觀看。我趕緊把早餐吃完,因為昨天小弟送宵夜過來時,護理師有告知今天早

上還要做檢查和門診。


早餐吃完之後,我就先休息一下,此時住院醫師跑到病房來,叫我到治療室給他檢查一下。原來我的

病房是在醫院最高的十樓,如果有病人要換藥,要到地下一樓門診室就太麻煩,也太不方便了,所以

醫院特別在病房成立和門診設備一樣的治療室,等於是小型工作站。原來昨天門診時另一位住院醫師

幫我從下頷抽了一些分泌物作檢查,傷口已經OK了,所以今晚可以先洗澡了。之後八點多,主治醫

師也來到治療室,看了一下然後跟我說,星期一12/22(103年)要開刀,先把膿瘍清理乾淨,裝個引流

管將剩下的膿液全部引流出來,再檢視傷口復原狀況,和之後的檢驗報告,再決定下一步如何治療。


原來主治醫師早上看了我昨天的檢查報告,再加上和住院醫師的討論,確定我是右下頷膿瘍。右下頷

是醫師面對我的方向叫右下頷,我自己的面對前方的方向則是左下頷。發生的原因應該就是牙週病,

再加上前一陣子感冒引發的病毒感染。因為之前我也感冒了好一陣子,都沒有好好的治療,小病拖成

大病,到下巴腫大時,至少有十天以上的發病期,下巴腫大又拖了五天才去看急診,之後改掛門診和

住院,主治醫師擔心內部組織和細胞已經壞死,有可能會轉成蜂窩性組織炎,甚至變成敗血症,死亡

率高達六成到七成,所以一定要馬上動手術。


主治醫師當然不可能當面對我說這些,而且也不知道我之前感冒的事情,而是我之後在病房上網查到

的資料分析出來的。因為是局部感染,並沒有擴散到其他地方,所以我才沒有發燒,體溫一直都維持

在37度,如果真的發燒,後果就真的很嚴重了,甚至一住院就馬上掛病危通知,以及送加護病房。

想不到自己一時疏忽,小病拖成大病,又來勢洶洶,一發不可收拾,也幸好沒有擴散。知道了病因,

治療就相當容易了,從現在開始到手術,還是持續吃藥和靜脈注射,主要作用恐怕還是防止細菌擴散,

這樣手術的風險就降低許多了。所以住院醫師送來一份手術同意書,要我簽署的同時,靜脈注射自然

也跟著開始了。


之後小弟來到醫院,我把早上主治醫師來巡查時的說明,全部都告訴了小弟,小弟確認了手術日期之

後,反而安慰我,要我放寬心。靜脈注射結束之後,我又馬上被安排作心電圖檢查,以及麻醉科門診。

原來動手術之前一定要先麻醉,我這個情況還是要全身麻醉,麻醉科門診前要先填病史報告,門診時

麻醉醫師會詳細告知麻醉時的一切事項,和麻醉時的風險,也交了一份麻醉同意書給我,要我簽署完

之後,直接交給病房護理師。我的皮膚狀況也不是很好,麻醉時會不會發生過敏,也真的很難說。麻

醉門診結束之後,我才回到病房,午餐已經送來至少半小時以上了,但還是要吃完,我現在要維持均

衡的飲食,才有體力接受手術。


之後小弟離開一會兒,我也立刻吃完午餐,一個小時之後小弟竟帶一家人來到醫院。小朋友看到我的

下頷腫大,好像都沒有被嚇到,我心想大概是腫得不夠大,還是小朋友已經在都市叢林中生活太久了,

所有的事物都是見怪不怪了?如果真的是後者,我倒真的有點擔心了。之後也帶來一些飲料和點心,

也跟我一起吃,小弟知道我喜歡喝咖啡,但是也知道我現在應該是被限制喝咖啡,所以幫我帶了鮮奶。

我和小弟以及小朋友聊了一會之後,接著才開始靜脈注射,小弟這才先把母子三人接回去,晚上再幫

我帶宵夜。


之後靜脈注射結束,我才躺在病床上睡了一會。下午五點十分,晚餐接著送來,還有飯後水果。我立

刻起身做好準備,把餐盤從病床拿起來扣到支架上,把晚餐放在病床上,一口一口慢慢吃完,也把水

果吃完,只是沒想到剛吃完,小弟要我把晚餐傳給他看,我只好將今天晚餐內容一一告訴小弟,原來

小弟要知道我晚餐吃什麼,宵夜才決定買什麼,既不會和三餐重複,又能讓我吃得飽一點。此時太陽

已下山了,同一天只比我晚兩小時住進隔壁床的這位大哥,也坐在椅上邊吃飯,邊欣賞美麗的夕陽。

想不到我的病房,還能欣賞到這麼美麗的夕陽,和新開幕兒童樂園的摩天輪,不時閃爍著絢爛的霓虹

燈,真的是太有趣了,只是站在病房中欣賞,和站在樂園中欣賞,心情自然是截然不同的。之後我先

把藥吃完,然後洗個澡休息一下。之前在台北榮總照顧母親時,我也曾在病房洗過澡,只是當時是家

屬身份,今天12/20(103年)倒是我第一次,用病人身份在醫院病房的洗手間洗澡。只是要洗澡還是得

小心一點,左手注射針千萬不能碰水或弄溼。洗完澡之後,還得到護理站請護理師幫忙確認,注射針

有無碰水或弄溼。


之後又是靜脈注射,大概半小時就結束了,躺在病床上睡了兩個小時之後,小弟也剛好送來宵夜。吃

完宵夜之後又立刻吃藥,藥丸是在晚上八點半送到病房,剛好吃完宵夜就接著吃藥。之後小弟就回家,

我接著睡到半夜一點多,又被叫醒進行靜脈注射,又是和昨天一樣,宵夜的原食化原湯,加上注射的

原液化原水,跑了兩次洗手間。一直折騰到半夜兩點鐘,又吃了點餅乾和橘子,才繼續睡了四個小時。


12/21(103年)早上七點又是新的一天開始,從早餐送來吃早餐開始,接著吃藥、靜脈注射、休息、吃

午餐、吃藥、靜脈注射、休息、吃晚餐、吃藥、靜脈注射,沒想到住院也會這麼忙碌,好不容易晚餐

吃完藥到靜脈注射,我還有一個小時的空檔可以洗澡,也趕緊先洗澡,因為明天就要動手術了,只怕

動完手術之後,想洗澡也不是那麼方便。倒是弟妹和小朋友母子三人,中午又坐接駁車到醫院來看我,

真的是叫人感動。母子三人還是看著我吃完午餐之後,才離開醫院到隔壁的科教館去看展覽。


之後小弟送宵夜過來,因為午夜開始我就要禁食,連水都不能喝,所以宵夜的份量多了一點。吃完宵

夜吃了藥,謢理師告知明天早上要穿手術衣,等待通知就進入手術室。由於沒有告知手術的正確時間,

等待時間可能會相當漫長,要作好心理準備。此時我突然間才想到,明天正好是冬至,每年這一天,

母親都會煮湯圓拜祖先,然後和全家人一起吃湯圓,吃過湯圓就等於又添了一歲,父親母親都會勉勵

我和小弟長了一歲,要多懂事一點。


民國74年的冬至,離父親車禍過世才兩個多月,母親還是煮了湯圓,但是端出來之後就大哭一場,

要我先燒香拜父親,我拿著香邊跪邊拜也邊哭。拜完之後,母親只吃了兩三個湯圓,就叫我把湯圓全

部吃完。之後的冬至都是我和母親一起煮湯圓,也一起拜祖先和父親。98年的冬至,母親還在榮總的

加護病房,跟死神作最後的摶鬥,我當天晚上八點到八點半,和二舅、二舅媽、小舅、小舅媽。大表

弟、小弟一共七人,輪流穿隔離衣輪流進加護病房,看見躺在病床上的母親,有氣無力的向我和小弟

交待事項,我強忍著淚水一直安慰母親,出了加謢病房就大哭了起來。


當天晚上我返回中壢,也立刻煮了湯圓祭拜父親,也希望在天之靈的父親,好好保佑躺在加護病房的

母親,能早日康復。只是當天卻是我生平第一次,一個人單獨在家煮湯圓,尤其是不在母親身邊的日

子當中,也開始要學習獨自一人生活,要堅強勇敢面對一切。現在我躺在病床準備動手術,不能在明

天的冬至,在家煮湯圓祭拜父親母親,眼角中又泛著一些淚光。小弟聽我說到此事時,也盡力安慰我,

要我不要想太多,父親母親會好好保佑我。


之後小弟就回家休息,我也開始禁食,而且連開水也不能喝,但是靜脈注射還是要照常進行,半夜打

完靜脈注射之後,又跑了兩次洗手間才安穩入睡。12/22(103年),早上6:50被護理師叫醒,穿好手術

衣準備等候通知。因為禁食,所以護理師安排注射葡萄糖,維持體內生命元素的需要。之後謢理師在

我的右手臂上打入了注射針,原來醫院規定注射針每四天就要左右手更換一次,避免同一針頭注射太

久,引發皮膚感染,左手臂上的針頭二十分鐘之後才拔除,拔除之後還要用力按住五分鐘。既然已經

更換注射手臂,當然是繼續進靜脈注射。接著下來就是躺在病床上等待,或是下床上洗手間排尿排便。


小弟早上八點趕到醫院,就一直陪在身邊,也給了我不少的信心和力量,他還要我多上幾次洗手間,

把糞便一次全部排完,手術後可以減少了一些麻煩。原來手術部位是下頷,排便時頸部要出不少力,

手術後如果要排便,下頷一出力,傷口就可能會發生問題。這些問題我倒是沒有多想,只想著趕快動

完手術,趕快康復出院,因為我還有很多事還沒有處理,現在也只能乖乖躺在病床上等著挨刀了。靜

脈注射完成之後,又接著繼續注射葡萄糖,原液化原水,也讓我一個上午跑了四次洗手間。


小弟早上是帶早餐進病房吃完早餐之後,就一直坐在折疊椅上,等到中午還不見通知,就自行去吃中

餐,一直到下午一點半,反而是隔壁病床先推進手術室。隔壁病床是昨天下午五點才住進來,今天一

大早也是先穿好手術衣,等待通知,因為隔壁病床的主治醫師和我的是同一位,可能是主治醫師先決

定好我的手術日期,再順便將隔壁病床的手術一次做完,也有可能是隔壁病床的手術比較簡單,就先

動手術,因為隔壁病床下午一點半推出病房,不到四點就推回病房。


之後卻發生供餐中心送錯便當的離譜事件,下午五點二十分,供餐中心送來一個便當到我的病房,小

弟就先問有沒有搞錯?看了一下上面的單子,才知道真的是送到我病床。小弟心想大概是供餐中心以

為這個時間我已經動完手術了,所以才送便當過來。醫院的伙食費,如果連這個已經送過來,卻又不

能吃的便當也算計在內,平均一餐是83元,但是我就真的搞不懂供餐中心和病房,難道都沒有作聯

繫嗎?


之後等了一天,靜脈注射也打了兩次,上了洗手間排便排了兩次,排尿至少排了四次以上。漫長的等

待也讓我開始信心有點動搖,我也開始躺在病床上胡思亂想,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我動手術時,第一關

的麻醉問題能不能通過?只是還沒有來得及想其他問題時,謢理師和手術室工作人員已經出現在病

房,開始將病床前後左右挪移,挪出一點空間,讓病床順利從病房抬到電梯門口,這是我生平第一次

躺在病床上,被推著抬進電梯進入手術室。


到了手術室門口,等了快五分鐘,就是沒有看見手術室人員回應,之後總算有人走到手術室,雙方工

作人員才進行交接,我才被推進手術室,此時時間是六點五十五分。天哪!我早上六點五十分被謢士

通知穿手術衣,等了十二個小時才輪到動手術,真的是相當漫長。之後手術室值班護理長走了出來,

查看了我的病歷和其他資料之後,問了我今天有沒有吃東西或飲水?之後小弟就被請出手術室外,此

時穿著手術衣的住院醫師突然出現,將我抬往手術室。看見住院醫師的身影時,我的心裏突然踏實安

穩了許多。


之後我就被推進手術室,然後改躺手術抬,我還記得應該是工作人員請我從病床起身,改躺手術抬。

主治醫師早就在手術室等候了,此時正在和住院醫師討論,我很想向主治醫師點頭致意,但是卻因為

躺在手術枱上無法動彈,左手臂綁上自動血壓計,每三到五分鐘就自動加壓測量血壓,上面是手術專

用的無影燈。眼前看到的一切竟是如此的真實,讓我不敢想像我到底是在動手術?還是在拍電影?之

後我又被問到今天有沒有飲食?我還是堅定的回答沒有,此時住院醫師走了過來看了我一下,要我放

心,我會沒事的。


之後前天12/20(103年)在麻醉科看門診的主治醫師,也進入手術室,我之後被戴上防塵帽,然後罩上

呼吸罩,我依指示正常呼吸之後,不到兩分鐘,我就睡著了,其實應該是開始麻醉了。之後我感覺好

像只睡了不到三秒鐘,我就醒來了,醒來時是被放在自己的病床上,左手臂還是繼續自動量血壓和心

跳,我感覺好像進入恢復室。之後右大腿有點癢,我立刻伸出右手去抓了一下,此時感覺非常吃力,

又用力動了一下雙腳,除了吃力之外,好像沒什麼問題。之後工作人員告知我要推回病房,我問了一

下是否回到病房之後就可以進食?工作人員要我問病房工作站。


之後從病房將我推到手術室的這位大哥,又出現在我眼前,並將我從恢復室推向病房專用電梯,小弟

也跟著出現,我急著問小弟現在幾點鐘?小弟回答已經十點多。天哪!我感覺好像才睡三秒鐘而已,

時間竟已經過了三個小時,好像我的生命突然間就消失了三個小時似的。我被送回病房之後,要立刻

將手術衣換下來,我拿著病人穿的衣褲起身走到洗手間時,突然間一陣暈眩,只好一步一步扶著左邊

牆壁,慢慢走到洗手間。剛脫下手術衣時,突然流了非常多的汗,頭暈眩又一直流汗,這應該是麻醉

藥的作用吧?


之後不再暈眩,也沒有流汗,我趕緊換上病人衣褲,這時候我才感覺原來我右手臂還在注射葡萄糖,

是小弟在旁邊拉著我的注射架,也跟著我進入洗手間協助我換衣。之後我慢慢走回病床,就躺在病床

睡到凌晨四點才起床。小弟也趕緊到超商,去買茶碗蒸等等一些流質的食物回來,讓我先吃些東西。

原來護理工作站特別交待,一定要等凌晨四點之後,才能吃流質的食物。今天12/23(103年)的早餐和

午餐也都是流質食物。吃完之後,自己清理完畢,我又躺在病床上,小弟則躺在折疊椅上呼呼大睡,

望著小弟的身影,對小弟這麼形影不離的照顧我,心裏真的是相當感動。


這也讓我憶起今年103年三月,美國老舅從洛杉磯飛回台灣,就立刻搭高鐵到高雄去照顧二舅的情形。

我搭車前往高雄探視二舅時,可是親眼看見美國老舅也是像小弟這樣,小心翼翼地照顧著二舅,也讓

我對美國老舅和二舅的兄弟情誼,真的是相當感動。美國老舅和二舅只相差兩歲,有著相同的生活經

驗和回憶,這份兄弟之情,恐怕也不是和美國老舅相差十歲,和二舅相差八歲的小舅可以了解的。


之後凌晨六點多我就起床,洗臉刷牙照鏡子時,才發現自己左下頷包了好大一包的紗布,因為包得相

當堅固,我竟然一點感覺都沒有,這應該是住院醫師的傑作。之後早餐送過來,我在沒有驚動一旁睡

著的小弟的動作之下,自己弄餐架把早餐吃完,沒想到今天並不是流質食物,而是正常的早餐外加兩

個小饅頭,看樣子又是供餐中心搞起烏龍來了。我還在吃早餐,就被住院醫師叫到治療室去檢視傷口。

住院醫師花了十分鐘,才把我傷口上的紗布全部摘除,然後清理和消毒傷口,又花了不少時間包紮好

傷口,此時小弟才醒來趕到治療室。


原來我的傷口裝了一個引流管,繼續將傷口內其他的膿瘍和膿液引流出來,引流出來的膿瘍和膿液就

直接流到紗布內。之後我就回到病房,繼續吃完早點,然後吃藥和靜脈注射。沒想到之後我又被叫到

治療室,這次是主治醫師要親自檢視傷口,只見住院醫師又將剛剛才包好的紗布拆了下來,主治醫師

檢視完畢之後,又和住院醫師兩人合力,又將我的傷口包紮好。之後我回到病房,剛吃完早餐的小弟

也立刻趕回病房。


之後主治醫師巡房巡到我病床時,說明了昨晚手術的經過。昨晚手術切開下頷時,才發現我內部部分

的皮膚和組織已經壞死,只好將壞死的部份全部切除清理乾淨,裝上引流管則是將剩下的膿瘍和膿液

引流乾淨,現在就繼續吃藥和靜脈注射,將體內細菌作有效控制。手術切除的部份還要做病菌培養,

要花一個星期等病菌培養報告出來之後,再來決定後續如何治療。主治醫師說明完之後,小弟就回到

辦公室繼續上班。我又要開始吃早餐→吃藥→靜脈注射→休息→吃中餐→吃藥→靜脈注射→休息→吃

晚餐→吃藥→靜脈注射→休息擦澡→吃宵夜→吃藥→靜脈注射→休息等等週而復始的醫院生活,但是

這次住院,卻讓我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


先說三餐好了,三餐幾乎都是在早上七點,中午十一點和下午五點送到病床,因為還要吃藥和後續治

療,尤其剛做好時確實是熱騰騰的,但是包裝之後再派送到病房時,幾乎都已經冷得差不多了,所以

一定要馬上吃完,馬上清理乾淨。我也發現三餐除了主餐之外,就是青菜最多,一餐幾乎都要配三到

四樣青菜,飯後水果不是香蕉,就是蘋果和橘子,飯後水果不是在中餐送過來,就是在晚餐送過來。

平常我在餐廳吃自肋餐時,也是這樣的配菜模式,但是不愛吃青菜的我,每次都沒有把自助餐的青菜

全部吃完,連水果都懶得吃。


這次住院看到了三餐的菜單之後,才知道我平日真的很浪費食物,也太不注重自己的健康了,隨隨便

便的吃,怎麼會健健康康的?不健康時免疫力當然會下降,一點小感冒當然會變成大病。所以住院時

一定會把三餐和水果全部吃完,也希望出院之後,也開始恢復正常飲食。這次住院三餐和宵夜都定時

定量且正常吃喝,所以排便也跟著正常,以前在家排便是一天一次或兩天一次,每次排便的量也相當

不固定,排便時也要相當用力才能排得出來。在醫院則是一天排兩次便,且幾乎都沒有出過什麼力就

馬上排便,其實這樣也好,也可以保謢我的左下頷傷口,不用因為用力排便,而造成不必要的損傷。


其次小弟怕我半夜靜脈注射之後,肚子會餓著,所以就幫我帶點餅乾,又怕我水果不夠吃,也幫我帶

香蕉和橘子。因為我病床的床頭櫃空間實在是太小了,且水果也有保存期限,我就跟小弟說不要買太

多,夠吃且有地方放就可以了。小弟每次只買了三根香蕉和幾個橘子,餅乾則從住院到現在只買一包,

我住院時則多吃水果,餅乾反而很少吃,也是因為多吃水果,所以我的排便也跟著正常,這些反而都

是我以前想都想不到的。


住院時生活有點無聊,我只好用手機和IPAD上網。新光醫院病房的WI-FI是由SKH-FREE和

SKH-WWW兩個WI-FI組成,SKH-FREE不用登錄,手機連上就可以直接上網,但是速度只有11M到

36M,看線上新聞和FACEBOOK,以及LINE還可以應付,如果要看YOUTUBE就不可能了。而且我

還要靜脈注射,一注射就是半小時到一小時,要用手機和IPAD也不是這麼方便。想不到我在家上網

上得都不想再上了,這次住院雖然沒有限制使用手機和IPAD,但是速度實在太慢了,也讓我開始懷

念在家的快樂鳥日子。


再來就是傷口,12/23(103年)下午我的傷口紗布好像有點溼,我就向護理站反映,之後有一位女住院

醫師過來幫我處理傷口,和重新換紗布包紮傷口。我的傷口怎麼動刀,怎麼處理,原來的住院醫師最

清楚,這位女住院醫師不了解過程在先,不知道包紮方式在後,只好胡亂處理一番。所謂的胡亂處理

還是照正常醫療方式來處理,只是包紮時就沒有這麼細膩了,果然12/24(103年)早上住院醫師拆紗布

時,就知道大勢不妙了,他趕緊用優碘加其他藥水的弄成的混合藥水,往我的傷口注射了將近600CC

的混合藥水,且當天靜脈注射的劑量也加重許多。12/25(103年)早上幫我處理好傷口之後,他還保留

了一塊沾有血液的紗布包了起來,要我拿給主治醫師看。


之後的12/25和12/26(103年)兩天,主治醫師都有門診,因為住院病患少,而且我又行動自如,所以

是由護理站通知我到門診部去給主治醫師檢查。為了檢查我的傷口,還把住院醫師也叫到門診部一起

檢查。之後主治醫師檢查我拿出沾有血液的紗布看了一下,只和住院醫師討論了一會,就由住院醫師

再重新幫我包紮好傷口。12/26又是從病房走到門診部去給主治醫師檢查,這次主治醫師看了之後反

而相當滿意。


醫院病房的空調,始終維持在攝氏25度,所以外面就算有寒流和鋒面,病房還是相當溫暖,我幾乎都

是只穿病人服加一件藍色背心,連晚上休息睡覺都不用蓋棉被。但是醫院的竊賊也相當多,連電梯內

部都公布竊賊的監視畫面,所以背心除了保暖之外,也因為有四個口袋,又有拉鍊和鈕扣,我的櫃子

鑰匙、健保卡和錢包,是分別放在背心的四個口袋內。健保卡隨身帶著,是因為住院第一天,我就到

各科去門診做檢查,都要用健保卡記錄。其實我的左手臂有一個塑膠手環,上面記載我的病歷號碼和

個人資料,只要我到各科門診檢查,秀出手環讓工作人員用掃瞄機掃瞄上面的QR碼,所有的資料就

會秀出來,但是用全民健保身份住院的我,還是要用健保卡登錄。好像是醫院的電腦已經連到健保局

去,可以讓健保局隨時查核似的。


說到洗澡,我住院的第一天開始,左右手臂都會輪流有一支注射針紮在手臂上,注射針又貼在防水膠

布,所以還沒有動手術之前的頭三天,我洗澡時只要沒有將注射針弄溼,要怎麼洗都可以。但是手術

之後每天紗布都貼在下頷傷口處,在傷口還沒有完全復原以前,絕對不能碰到水,而且紗布常常更換,

所以我只好改用擦澡。就是將毛巾弄溼然後擦遍全身,而且連頭也不能洗,我只好改用按摩頭皮的方

式,按摩一次之後就用毛巾把頭髮擦一擦,且還要連續按摩三次。不管洗澡還是擦澡,完成之後就走

到護理站詢問護理師有無弄溼注射針,如果弄溼一定要趕快處理。


主治醫師雖說頸部以下可以清洗,但是這麼大一塊紗布貼在下頷脖子上,如果真的清洗,能保證紗布

不會弄溼嗎?而且晚上洗澡紗布弄溼,可是沒有住院醫師幫忙處理。這是因為我的傷口怎麼處理,怎

麼包紮,還是當天進入手術室,一起和主治醫師動手術的那位住院醫師最清楚,別的住院醫師不清楚

不了解,想處理傷口的結果,就是第二天再注射混合藥水。其實之後的傷口處理也越來越簡單,都是

清洗傷口後直接擦優碘就可以了,之所以麻煩,還是因為包紮,一定要貼得很緊才行。另外吃飯的咀

嚼動作,也是會讓紗布有點變鬆,如果不吃快點,菜變冷影響口感不說,也會拖到後面的靜脈注射和

間隔的休息時間,但是如果吃太快了,紗布又會鬆動,反而要怎麼吃也變成先要解決的問題。


說到病房的環境,我住的病房是在醫院的最高樓,病房的視野自然也是最好的,尤其病房就面對科教

館,和103年12/16新開幕的兒童樂園。兒童樂園總共有13項遊樂設施,其中還有高達30公尺還是

40公尺的摩天輪,白天持續旋轉,晚上則定時打開旋轉支架上的霓虹燈,霓虹燈的燈光變化真的是少

得可憐,連檳榔攤的七彩光束燈光變化也比不上,但是這也算是為台北市的天際線,增添一點色彩吧?


倒是在我病房隔壁的精神病房,就沒有這麼輕鬆了。精神病房同樣也是設在最高樓層,醫護人員出入

工作站都要刷感應機才能開門,病房入口處也是全天候關閉,還在門口設置崗哨,由警衛輪流站崗看

守。如果要探視病患,要先在入口處辦理登記,確認無誤後才由入口處工作人員打開大門,讓探視者

進入。我吃完三餐之後的清理垃圾,和廚餘放置在配膳間的回收桶,都會經過精神病房的入口處,每

次經過時都會發出一陣無奈的嘆息。


尤其每次隔著病房的窗戶,觀賞兒童樂園的設施運轉,和擁擠的人潮時,也會將目光轉到旁邊的精神

病房。醫院全大樓的窗戶為了消防逃生的需要,都沒有設置鐵窗,或用鐵絲網罩住,唯獨精神病房的

窗戶全部罩上鐵絲網,這應該是為了防止不必要意外的獨特作法。只是萬一中的萬一,萬一真的發生

火警,後果就真的不敢再往下想了。


12/24(103年)星期三下午,小弟突然又帶弟妹和小朋友到醫院來看我,原來小朋友下午不用上課,小

弟考量到12/.27星期六小朋友要補課,就趁著工作空檔帶著小朋友到醫院。小朋友看到我脖子上貼著

這麼大一塊紗布,不但沒有被嚇到,反而很好奇的一直注視著,我就來個機會教育,嚴正的告訴小朋

友要好好注意自己的身體健康,如果有什麼小病小痛,千萬不要忍,一定要馬上告訴爸媽或老師。雖

說小朋友還小,不知道他們到底有沒有聽進去?但是現在小朋友的聰明程度,也是讓小弟和弟妹不敢

忽視的。


說到醫院,弟妹倒是相當開心,因為兩位小朋友都是在醫院出生的,新光醫院成立以來,已經接生了

六萬多名可愛寶寶來到這個美麗世界。弟妹生大姪子時,母親還在醫院幫忙照顧弟妹,我也第一次到

醫院來探望弟妹和大姪子,還相當開心的送個大紅包,給大姪子當見面禮。小姪子出生時,母親剛好

住在小弟那兒準備榮總的門診,小弟只到醫院陪一下弟妹,然後就回家照顧母親,弟妹生小姪子的住

院照顧,就由她娘家家人負責,我第一次見到小姪子,並不是在新光醫院,而是在小弟家中。所以我

每次見到小朋友時,都會想到他們出生時的種種經歷,欣喜之餘也帶著一些感慨。


說到病床,我這一間病房住進來的,除了我之外,大概都不會超過三天,都是當天晚上住進來,第二

天就動手術,第三天就出院回家靜養,這應該是健保的效應。健保只給付有意義和有效用的醫療,其

他一些無關的部份,健保局會嚴格審核,像手術後的病菌培養和報告,應該也是健保的要求。所以本

來預計12/30出院的我,看到病房病人來來去去的,也做好可能會提前出院的心理準備。之後的12/24

和12/25的平安夜和耶誕節,也都是生平第一次在醫院中度過。這兩天除了繼續治療之外,手機中的

LINE也爆增了不少的祝福和賀語,我一一回覆之後,也感慨著時間真的是非常無情和快速。


12/27(103年)早上,吃完早餐之後,接著住院醫師幫我處理完傷口和包紮,過了一個小時,我突然被

通知出院。早上八點趕到醫院的小弟也相當錯愕,因為我還在靜脈注射,等行政室人員拿著出院計劃

書和注意事項,到病房交給我閱覽並簽名之後,小弟就先去辦出院手續。等小弟回來時拿著收據給我

時,我這才嚇了一跳,我住院如果是用真正時數的八天計算,我每天平均要花八千多元,九天計算也

要七千多元,還要自己負責部份負擔10%的七千元。最貴的還不是診治和手術費用,而是電腦斷層攝

影,光是這一項就佔了健保給付總額的六分之一。


之後打完最後一針靜脈注射,護理師將我手上的注射針拔除,也將手環剪除。此時主治醫師突然現身,

跟我說了一些交待事項,以及不要忘記回門診時間之後,就離開病房,我滿心歡喜的向主治醫師道謝。

之後我還要按住注射針針口五分鐘之後,才能起身換好衣服,和收拾東西。之後我換好衣服,交出櫃

子鑰匙,一陣收拾之後就拿著行李,起身離開醫院,經過工作站時還跟值班護士點頭道謝,感謝這幾

天的照顧,然後來到電梯門口,搭乘電梯到達一樓,然後走出醫院,我還不時回頭看著醫院,想到住

院時的點點滴滴。


此時小弟先去買一些棉花棒、紗布、繃帶等等醫療品,作為我日後居家換藥的用品。小弟本來要先送

我回中壢,但是我還沒學會一個人如何換藥換紗布,他有點不放心,況且他中午還有公事要處理,只

好先送我到他那兒住個兩天。說來也很好笑,我在醫院動手術之後一直都是擦澡,小弟居然說要幫我

好好洗一次澡,果然到了他家,他拿個靠背椅子要我頭部靠在椅子上,準備幫我洗澡。喬位置喬了老

半天,怎麼洗紗布還是會碰到水,只好放棄,還是讓我繼續擦操,再把在醫院穿過的衣服全部都換洗。

之後小弟開車去接大姪子下課,原來今天12/27(103年)要補上班上課,因為是補1/2(104年)星期五的

課,星期五又只上半天課,所以中午就放學了。


本來今天12/27(103年)也是個結婚宴客的黃道吉日,不少的新人都選在這一天結婚請客,餐廳飯店也

都是至少三個月到半年前就先預訂好,沒想到政府太晚宣佈今天要補上班上課,造成不少新人的宴客

全部泡湯,臨時改訂其他日期的餐廳也都沒有檔期,有的新人甚至連喜帖都早已準備好或寄出去了,

臨時要用電話一一通知取消或改期,也要詢問親友同學同事是否要參加等等,不少準備在今天要結婚

宴客的新人,都在政府宣佈的當天,對著新聞攝影機鏡頭,大罵政府無能,還說如果誰能幫忙訂到下

星期,或前一個星期的宴席,我這一票就會投給誰。其實與其太晚宣佈,還不如不宣佈的好,這恐怕

也是今年選舉,藍營大挫敗的遠因之一。


中午我就在小弟家,和小弟全家人一起吃中飯,平常每兩個月大概有兩次到三次,我都會到台北和小

弟一家人一起吃飯,只是今天這一餐中飯,對我來說真的是意義重大。在小弟家吃飯,可以聽到小朋

友的童言童語、小弟和弟妹的機會教育、小朋友之間的互相嬉戲以及打鬧、小弟和弟妹忙裏忙外身影

等等,這才是一個正常的家庭,最基本的構成元素。只是小朋友是在高度都市化的台北市求學生活,

必然會失去一些原本應該就有的純真和笑容,以及多彩多姿的童年,將來會變得如何?也正是我和小

弟最擔心的。


吃完中飯,我就先休息一下,睡個午覺,小弟家的牀鋪,不像醫院病床的折疊床,可以調整到舒服的

位置,我脖子上又貼著紗布,平躺還是相當不舒服,只好把枕頭墊高,用上半身躺在床頭的方式睡覺,

這個姿勢與其說是睡覺,還不如說是閉目養神比較恰當一些。小弟本來中午要和客戶吃飯,因為我的

臨時通知出院而造成困擾,沒想到小弟還沒有來得及通知客戶,客戶反而先通知小弟說中午有事,飯

局改在晚上,也算是皆大歡喜,所以晚餐是我和弟妹母子三人一起吃飯。


晚上吃飯前,弟妹正在幫大姪子檢查功課,我好奇的看了一下,發現有個數學算式有點問題,我就反

映給弟妹,沒想到弟妹反而把大姪子叫出來,由我來告訴他錯誤在那裏?大姪子一聽之後馬上就明

白,沒想到弟妹卻說為了這題算式,大姪子還跟她理論了半天,我又再一次的把算式的道理說給大姪

子聽。教育就是這樣,要因材施教。因為我出院還是要正常飲食和吃藥,所以反而是母子三人遷就我

的時間吃飯,對他們也真的有點過意不去。


晚上小弟回來,除了帶宵夜之外,還在一旁指導我如何換紗布等等。小朋友也不能太晚睡,平常是九

點半就睡了,今天雖是星期六,但是最晚也不能超過十點半。天哪!我十一點半還要吃藥,真的會擔

心影響到他們的作息。吃完宵夜也吃完藥之後,我也立刻躺在床上閉目養神,沒想到醫院的半夜跑洗

手間的惡夢,又再度在小弟家重演,我雖然不用再靜脈注射,但早上出院前的靜脈注射,一整天吃的

中飯和晚飯還帶喝湯,再加上水果,以及中午晚上和半夜吃藥喝的開水,真的不會比在醫院靜脈注射

來得少,再加上冬天活動少,也沒有流汗蒸發一些水分,所有的水分自然都是經由腎臟,輸送到膀胱

儲存起來。


第二天12/28(103年)早上吃了早餐,就休息一下,然後自己動手清理傷口和包紮。上午小弟要到公司

處理一些事務,中餐還是和弟妹母子三人一起吃,晚上六點小弟回到家中,載我和一家人去吃火鍋。

吃完火鍋之後,小弟就開車送我回中壢。原來小弟第二天要到新竹開會,就先送我回中壢,當晚就在

中壢家中睡,也順便盯著我的換藥和紗布包紮,這兩天自己換紗布也是越有心得,小弟也放心不少。

經過了十天,總算回到了家,當天晚上我就煮了湯圓,補拜父親和母親,也和小弟一起吃湯圓。


之後我就開始正常生活,因為還要吃抗生素和消炎藥,且一天要吃四次,我就按照醫院和小弟家中吃

飯的方式,自行調整好用餐時間。倒是吃飯就非常麻煩,我現在一天至少一餐要吃三樣到四樣青菜,

又因為傷口限制不少的動作,想自己動手做是不可能的事,只好到附近的自助餐店吃飯,正因為如此,

店家烹調是用什麼油和調味料,青菜的農藥殘留量是否合乎標準等等,這些可能會影響食慾的問題,

恐怕也要先暫時放下來了。自己也多吃一些水果,維持排便的正常,也儘量避免傷口的發炎。


12/30(103年)早上,我從內壢站搭1174次轉捷運到芝山站。自從捷運松山線通車之後,我搭車就非常

方便,要去南京復興站是直接搭台鐵到松山站,再轉捷運比較快速,要去芝山站可以在板橋搭板南線

到西門站,接著轉搭松山線到北門,再轉搭淡水線到芝山站,這樣搭車是要避開台北車站的人潮,人

潮一多難免會有碰撞什麼的,萬一弄到傷口就非常麻煩了。到了芝山站再由小弟開車送我到新光醫院

門診,在等待時突然遇見了住院期間幫我換藥的住院醫師,問了一下近況之後,也因為他還要協助門

診,只跟我打了招呼就進入診間,望著他背後忙碌的身影,心中真的非常感動。


之後我把掛號單交給護士,等了快十分鐘才輪到我,看診時主治醫師也仔細檢查傷口,也請住院醫師

幫忙清理傷口。之後主治醫師交待這幾天傷口附近壞死的組織,會慢慢長出來,手術引流的傷口就會

慢慢癒合,如果傷口癒合就沒事了,所以也不用再吃藥了,每天自己定時清洗消毒傷口,再包紮好傷

口,這段時間不管洗澡還是擦澡,都要小心不要讓紗布碰到水。看完門診之後,我和小弟在附近一家

餐館吃了中飯,然後我就搭車回中壢。


回到中壢之後,還是維持正常生活。之後就是跨年,102年12/31,我從斗六搭專列到高雄迎接一年中

最後的夕陽,再從高雄搭專列到台東,再轉車到三仙台迎接103年的第一道曙光(詳見內文)。103年的

12/31,台鐵的曙光列車改從台北出發,先到花蓮看跨年晚會,再搭專列到玉里站,再轉搭專車,經台

九線轉台30線,再接台11線到三仙台,這條路線全長只有38公里,跟台東車站到三仙台將近60金

里相比,真的是方便快捷不少。


但是台鐵卻把這條沒有住旅館飯店的路線,規劃為兩天一夜的行程,改由易遊網訂票,收取高額費用,

也讓我相當不滿,台鐵要賺錢也不是這種賺法。103年12/31這一天,我只好在家跨年,但是我在跨

完年不到半小時,就馬上上睡覺了。第二天104年元旦,小弟帶著全家人回到中壢,算是陪我一起跨

年和過新年,晚上我們就在家樂福吃晚餐,我和小弟一家四口吃飯時,有說有笑的,我發笑時還得注

意動作不可太大,以免影響到傷口,但還是相當高興。之後回到家,小弟再次看我自行包紮處理傷口,

越來越順手時,也放了不少心,也安心的載著一家四口,開車回台北。


之後還是一樣,吃飯、睡覺、處理包紮傷口,但是傷口始終無法自行癒合,離下次門診越來越近,看

樣子我得做好再次住院的心理準備。1/6(104年)我還是一樣,搭台鐵1174次到台北,再轉車到新光醫

院門診時,主治醫師看見我的傷口無法自行癒合,立刻決定1/7(104年)早上八點半幫我弄個小手術,

把傷口縫起來,大概是我的傷口附近壞死的組織,還沒有重新長出來。因為是下頷縫傷口,所以要躺

在手術枱上局部麻醉,算是小手術。門診過後,小弟先帶我到一家美容院洗頭,我從去年12/22(103

年)手術到現在,一直都是擦操,也無法洗頭,頂多就是用手抓一抓頭髮,然後用毛巾擦一下頭髮,

如此重覆三到四次。


在美容院洗頭,是坐在枱上,把頭放在適當位置清洗,清洗時傷口還蓋上一條毛巾,工作人員清洗時

也會小心翼翼,不會讓水碰到毛巾。洗完之後真的是非常舒服,也讓我在手術後的16天,再次感受

到非常舒服快樂的洗頭,以前在家自己洗澡洗頭時,還不會有任何感覺,這次反而變成最珍貴的洗頭

了。之後我和小弟一起吃午餐,邊吃邊商量,我先回中壢把一些私事辦好,把垃圾處理好,晚上大約

八點半,我再到小弟家住一個晚上,原來早上八點半手術,八點十五分以前要到手術室報到,小弟怕

我太早起床從中壢趕車到台北,他有點不放心,只好讓我先回中壢。


我立刻趕車回中壢,幸好捷運相當快速,我到台北車站居然趕上了125次,也坐到中壢,把私事辦好,

再回到家整理好,用熱水慢慢擦澡,換一套乾淨服裝,也把換下來的衣服洗好,五點四十分出門搭公

車到中壢車站,在車站附近吃了自助餐,再趕搭台鐵134次到台北。134次前面有1286次,所以134

次反而不怎麼擠,一上車就找到座位,到了台北也立刻轉捷運到芝山站,再轉搭280路公車到小弟家。

可惜280路公車過了尖峰時間,變成10到20分鐘一班車,所以到小弟家已經超過八點半了。


之後九點多小弟忙完公事回到家,看了一下小朋友。大姪子功課剛寫完,正由弟妹檢查,小姪子下午

四點幼稚園放學後就先睡了一下,也是睡到這個時間才醒來,由弟妹餵他吃飯。看到小弟一家人這麼

開心的忙碌著,也真的替小弟全家人高興。之後大姪子九點半就上床睡覺,小姪子吃飯雖慢,一口一

口餵也把將近一碗半的飯菜全部吃完,十點多也乖乖上床睡覺。我則到十一點多先躺在床上閉目養神,

也慢慢進入夢鄉。


第二天1/7(104年)早上六點半我先起床,刷牙洗臉之後就收拾好東西,和大姪子一起吃完早餐之後,

就一起坐小弟車,先送大姪子到學校,再轉到醫院。大姪子長到這麼大,今天倒是我第一次送他到學

校上學,倒也是相當難得的經驗。到了醫院就先往手術室報到,報到之後領到鑰匙,先進入準備室換

好手術衣,戴上頭帽和腳套,然後等了五分鐘,才進入一間小手術室,我住院動手術的手術室則是在

對面的大手術室。我先躺在手術枱上,由護士喬好適當位置,之後住院醫師和主治醫師來到手術室,

等到適當位置喬好之後,我突然間頭部被蓋上頭巾,雙手和雙腳也被綁在枱上,左手手指套上測量器

監視心跳。


因為頭部被蓋上頭巾,睜開眼睛也只能看到上方的無影燈燈光,且還是隔著頭巾,乾脆閉上眼睛。之

後我的傷口注射麻醉針,大約打了四針還是五針,然後開始一針一針縫合。我閉著眼睛時只感覺好像

有根針,在我的傷口來回穿梭。紮針時只聽到主治醫師指示住院醫師如何處理等等,之後我一下睜開

眼睛,邊看著無影燈燈光,邊感受縫針的痛苦,一下又閉上眼睛,仔細的體會縫針的痛苦,好幾針縫

合時相當痛,我也只是大叫了一下而已。但是縫針時,我開始慢慢體出12/22(103年)晚上七點多,我

在大手術室內全身麻醉之後,到醒來被推進恢復室的種種過程。


我被麻醉睡在手術枱上,麻醉主治醫師先確定麻醉已經完成,且沒有出現其他的不適反應,這部份至

少要花半個小時。之後由主治醫師在塗上優碘的左下頷,操刀劃破皮膚,將內部膿瘍清理乾淨,並取

出部份膿瘍放入試管中,再檢查傷口附近的皮膚組織,果然發現部份皮膚組織已經壞死,也立刻動刀

清理壞死的組織,再取出一部份組織液放入試管中,全部清除乾淨之後,再裝好引流管,再合力包紮

好傷口,清理濃瘍倒沒有什麼,倒是清理壞死的皮膚組織,恐怕才是整個手術的主要關鍵,所以又花

了不少時間。傷口包紮好之後就直接送到恢復室,試管則馬上送到檢驗室作病菌培養和其他檢驗,我

還記得睜開眼睛時,我已經從手術枱,被所有工作人員合力抬到病床上,而且慢慢恢復意識時,是從

病床慢慢滾動到恢復室時開始的。


所以手術總共花了三個小時,不是沒有道理的。倒是今天的傷口縫合,看起來好像是小菜一碟,但是

從我眼睛被蓋上布條開始,到布條拿下來,主治醫師和住院醫師輪流看著我,住院醫師對著我比一個

OK手勢,這個小手術居然也要花上四十分鐘的時間。之後我才頻頻向主治醫師和住院醫師道謝,此

時主治醫師坐在一旁看我的病歷,再決定後續的療程。我起身之後向主治醫師點頭道謝,然後就走出

小手術室到準備室,把手術衣和頭帽腳套全部都換下來。


換好衣服之後,等待手術室人員將用藥和其他資料輸入電腦,再開張收據和藥品單,要我去繳費和拿

藥,最後開了一張門診單,告知1/9(104年)要門診,主治醫師要檢查縫合的傷口,也會幫我清理傷口,

這段時間就在三餐後按時吃消炎藥,傷口也不用再自行清理。繳完費用和拿到藥品之後,小弟就送我

到芝山站,我自己一個人搭捷運轉台鐵1171次回中壢。我搭車時都是坐最後一節車廂,這樣人少時

干擾也減少,先好好護著傷口。回到中壢之後,一切生活全部照舊,也不用自行清理傷口,但是要按

時在三餐後吃藥。


1/9(104年)早上,我從台鐵中壢站搭170次,這是因為當天要先吃早餐,內壢站附近早餐店不多,口

味和口感也相當差,所以搭公車到中壢站吃完早餐之後,趕到中壢站時,我連刷卡都沒有刷,就看著

1174次正好關車門啟動,只好改搭170次。170次因為是站站停,從嘉義開過來時已經載了不少人,

幸好我在第一車上車時還能有位子坐。170次到台北之後我就立刻轉捷運到芝山站,和小弟會合再一

起到新光醫院門診。


小弟不時拿出手機觀看網上門診紀錄,到了醫院附近繞了一圈,找到停車位之後就和我一起下車走到

到門診室。這是因為這段時間到醫院,醫院的停車場早就停滿了,且醫院停車場收費也貴了一點。看

門診時,主治醫師和住院醫師一起花了五分鐘,將我傷口的紗布拆了下來,再仔細檢視傷口,還一直

問我痛不痛?之後就將傷口包紮好,告訴我回家繼續用平常方式,繼續清理和包紮傷口,下一次門診

就拆線。


之後護理師告知1/20要門診,然後拿到預約單、藥單和繳費單,一一排隊處理之後,小弟開車載我到

美食廣場去吃午餐。到了廣場,弟妹和大姪子已經先點好餐,我和小弟也分別點餐,再一起吃午餐,

原來大姪子今天只上半天課,明天週六週日休息準備期末考。原來現在國小已經沒有三次月考了,只

有期中考和期末考了,但是還是會有一些小考,小考的考卷上,還會註明成績分數的人數統計表。這

麼看來,現在的小朋友小學生的課業壓力,恐怕也不會比以前好到那兒去。


倒是能和小弟一家人快樂開心的吃午餐,才是最重要的,我也暫時忘卻住院和動手術時的痛苦,好好

享受午餐時的每一刻。今年104年春節來得晚,大姪子期末考考完,要開始下學期的課程接著上一到

兩個星期,才開始放寒假。現在因為週休二日,小朋友上課時間也跟著壓縮,老師上課也不再慢慢教

了,而是用最有效率的速成方式來教學,如此一來小朋友到底能吸收多少呢?所以坊間課後輔導班恐

怕還是有增無減,升學壓力真的是不降反升。


之後還是正常生活,每天定時換藥換紗布,三餐雖然沒有辦法像醫院那麼定時定量,也會儘量維持正

常,一天至少吃三到四樣蔬菜,以及兩種水果。這些在我住院之前,聽起來都是老生常譚(談),但是

現在卻是確確實實的在實行。好不容易等到1/20(104年)早上,我從內壢站搭台鐵1174次,才剛走到

月台,278次就快速通過內壢站。三天前的1/17,正好是三年前太魯閣號發生事故的那一天,司機員

蔡崇輝大哥因公殉職,網上同好們發起紀念活動。已經報廢的TED1010,台鐵又花了兩億台幣,請日

立開模生產車身和駕駛座,現在在樹林調車場安裝機電系統和傾斜裝置。日立沒有在日本本土,將

TED1010全部安裝完畢,反而送到台灣來,由中日技師一起安裝,這個舉動真的是相當不單純。


278次高速通過內壢站,如果我目測沒錯,時速至少有125公里。只是1174次之後開到鶯歌站,

還要待避280次時,我就開始懷疑台鐵為何會如此安排,兩班太魯閣號各自走海線和山線,且相差

半小時分別抵達台北站和花蓮站?之後1174次開到板橋站之後,我還是在板橋站下車,轉搭捷運

板南線到西門站,再轉松山線到中山站,再轉淡水線到芝山站這種方式搭車。到了芝山站之後,小

弟也趕過來接我一起到新光醫院。


今天門診是傷口要拆線,這位和1/9傷口縫合小手術是同一位的住院醫師,戴上手套拿起小剪刀,就

從我的傷口,將縫線一一剪除。雖是拆線,但是也花了十分鐘。之後主治醫師再檢視,告知我傷口附

近的肌肉和組織,已經纖維化了,要我回去時沒事就多按摩,原來我每天自己照鏡子換藥換紗布時,

都會看到傷口附近有一個白色的突起物,按下去幾乎是沒有任何感覺,好像有種麻痺的感覺,今天問

了主治醫師才知道這回事。


聽到肌肉組織纖維化,我第一個想到的是運動傷害,不少優秀運動選手肌肉受傷後,都會有這種現象,

但是我卻是因為手術,導致肌肉受內傷後氣血停滯,肌肉逐漸硬化。尤其是我的傷口,動手術時下巴

已經腫大,主治醫師是選擇比較適合的位置,用刀劃下去清除膿痬,復原後才發現我的傷口,離聲帶

真的非常近。所以主治醫師的手術經驗真的是相當豐富。聽完主治醫師的囑咐之後,我滿心歡喜的向

主治醫師鞠躬道謝,然後走到繳費處繳完費用,再到藥局領一盒小藥膏,每天早晚各擦一次藥。


從去年103年12/19住院開始,到今天104年1/20為止,剛好32天,這32天以來的住院手術,再

加上後續居家照顧,以及傷口縫合、拆線等等,所有的治療也全部結束。但是身體的維持健康,是永

遠都不會結束的,維持正常的生活習慣和起居,也永遠都不會結束的。我也會記取這次的教訓,任

何小病小痛,千萬拖不得,要趕快就醫治療,也希望各位同好們,能注重自己的健康,沒有了健康,

什麼都不用談了。最後祝福大家:新年快樂,健康平安。

2015-01-22 00:43:14

Danny 於 2015/1/22 1:10:03
Danny 於 2015/1/22 1:21:49
Danny 於 2015/1/22 1:26:34
Danny 於 2015/1/22 1:31:22
應用擴展 工具箱


回復: 藍色R魯特輯.
頭等站長
註冊日期:
1970-01-01 08:00:00
所屬群組:
一般會員
帖子: 548
等級: 21; EXP: 54
HP : 0 / 513
MP : 182 / 67641
離線
7801次
昨天在嘉義看到R40就知道今天7801是R40啦,加上回送電頭,實在太好料XD!!~~
(2014.09.25--楠梓南)
DSC_1768

2014-09-27 09:54:05
應用擴展 工具箱


回復: 貨物列車寫真篇
頭等站長
註冊日期:
1970-01-01 08:00:00
所屬群組:
一般會員
帖子: 548
等級: 21; EXP: 54
HP : 0 / 513
MP : 182 / 67641
離線
6701次
早起的鳥兒有蟲吃XD
不應該退一個電桿的,整個都沒光線了@@
(2014.09.24--鳳山南)

DSC_1751

2014-09-27 09:52:23
應用擴展 工具箱


回復: 貨物列車寫真篇
頭等站長
註冊日期:
1970-01-01 08:00:00
所屬群組:
一般會員
帖子: 548
等級: 21; EXP: 54
HP : 0 / 513
MP : 182 / 67641
離線
7201次
要在高雄北拍到7201根本不可能,拜這次去坐阿里山小火車之賜,才能在短短的時間內拍到7201和7802次呢!!~~
(2014.09.23-PM:0540--嘉義站)
回送E1003
後方軍車為7802次的料

IMG_2529

2014-09-27 09:50:17
應用擴展 工具箱


回復: 軍運混編列車篇
頭等站長
註冊日期:
1970-01-01 08:00:00
所屬群組:
一般會員
帖子: 548
等級: 21; EXP: 54
HP : 0 / 513
MP : 182 / 67641
離線
6706M次
1440時好像說加祿剛開,結果比想像還快,1620緊跟2次後就殺出來了@@
(2014.09.23--鳳山北)

IMG_2488

2014-09-27 09:47:02
應用擴展 工具箱


回復: 貨物列車寫真篇
頭等站長
註冊日期:
1970-01-01 08:00:00
所屬群組:
一般會員
帖子: 548
等級: 21; EXP: 54
HP : 0 / 513
MP : 182 / 67641
離線
7801次
雨中貨列,本務R24回送明日6706本務R28。
想說雨不會下很大,結果騎回家雨用倒的@@
(2014.09.23--楠梓南)
DSC_1744

2014-09-27 09:45:04
應用擴展 工具箱


回復: 貨物列車寫真篇
頭等站長
註冊日期:
1970-01-01 08:00:00
所屬群組:
一般會員
帖子: 548
等級: 21; EXP: 54
HP : 0 / 513
MP : 182 / 67641
離線
7802次
還是一樣空迴平車常達15支,自立陸橋無法全編,只好楠梓南繼續追XD!!~~
(2014.09.22--楠梓南)

DSC_1739

2014-09-27 09:42:40
應用擴展 工具箱


回復: 貨物列車寫真篇
頭等站長
註冊日期:
1970-01-01 08:00:00
所屬群組:
一般會員
帖子: 548
等級: 21; EXP: 54
HP : 0 / 513
MP : 182 / 67641
離線
7801次
颱風掃過台灣,還好只是邊邊,高雄只是下雨。
好家在天貨列有開,加減記錄小R吧XD!!~~
(2014.09.22--楠梓南)

DSC_1709

2014-09-27 09:40:55
應用擴展 工具箱


回復: 貨物列車寫真篇
頭等站長
註冊日期:
1970-01-01 08:00:00
所屬群組:
一般會員
帖子: 548
等級: 21; EXP: 54
HP : 0 / 513
MP : 182 / 67641
離線
7403次
北迴貨列少見的柴電本務,加上拉些貨料更是難得XD!!~~
(2014.09.11--北埔南)

DSC_5606

2014-09-27 09:39:49
應用擴展 工具箱


回復: 高雄臨港線的今與昔
頭等站長
註冊日期:
1970-01-01 08:00:00
所屬群組:
一般會員
帖子: 548
等級: 21; EXP: 54
HP : 0 / 513
MP : 182 / 67641
離線
7220A次
三機進臨港線機會真的不多,還是多多記錄吧XD!!~~
R55+S209+R54
(2014.09.19--中正路平交道)
DSC_5838

2014-09-20 09:10:53
應用擴展 工具箱



(1) 2 3 4 ... 30624 »




Powered by nanFUN © 2001-2008 亂碼共和國
:: FI Black phpBB2 style by Daz :: XOOPS2 theme by PetitOOps ::